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曾许诺・殇

liuda 时间:2023-12-17 14:12 回复:0 浏览:155

liuda 发表于 2023-12-17 14:30:11 |阅读模式
一 不思量 自难忘
    白云苍狗,世事无常,悠悠时光看似漫长,不过是白驹过隙,忽然而已。
    曾经鲜衣怒马的少年,已卧黄土陇中,曾经容颜如花的少女,已是枯骨一堆,那些恩恩怨怨的悲欢离合,都只变成了街角巷尾人们打发闲暇的故事,即使最跌宕起伏的传奇,在一年又一年的时光中,也渐渐失去了色彩,消抿于风中。只有那山坡上的野花烂漫无主,自开自落,自芳自华,年年岁岁、岁岁年年都绚烂缤纷。
    这一年是八世炎帝榆罔登基后的第二百零三年,大荒的人早已经忘记了七世炎帝,神农氏遍尝百草、毒发身亡的故事只变成了一个似真似幻的传说。
    轩辕国的都城轩辕城,位于轩辕山的东南,被高低起伏的群山环绕,建城只有一千多年的历史,城池并不大,可规划整齐,小而精致,又因为是一座山城,易守难攻。
    在轩辕城的酒肆中,一个背着三弦,一脸苦相的六十来岁的老头,赔着笑,一桌又一桌地问:“客官听个曲子吗?”
    酒客们抬起头看他一眼,都嫌弃地摆摆手。
    靠窗的桌上坐着一个神情冷漠的红袍男子,身形伟岸,五官刚硬,面容却有一种病态的苍白,不过二十来岁,两鬓已经斑白,满是风尘沧桑。
    “客官听支曲子吧,故事也行。”
    男子凝视着窗外,头未回,只随手给老头扔了一串钱,挥手让他离去。
    一个胖胖的商贾见状,忙说:“喂,老头,钱都收了,给我们讲段故事。”
    “不知客官想听什么?”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账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 手机版 溜达论坛

Web Analytics Made Easy - Statcounter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